广州·天河

热线:020-85611467 / 18138720115(预约微信同号) 3118835731@qq.com

家庭亲子关系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咨询项目 > 家庭亲子关系 > 孩子为什么没有同理心?全因为....

孩子为什么没有同理心?全因为....

更新时间:2022-05-06
归属栏目:家庭亲子关系
浏览次数:8185

导读:


我们研究了母亲对于自己孩子面对外族成员的受伤事件时,产生的感受和反应。


在政治意识形态中,母亲使用两种类型的策略(直接和间接)来教他们的孩子,对外族成员应该有的感觉。


然而,并非所有的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对外族有同理心。有些人使用这些策略将外族成员排除在同理心圈子之外。


(By Shira Ran and Eran Halperin)

世界这些年并不太平,除了疫情的不稳定因素,世界其他地方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战乱、灾难。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通过新闻报道,电子媒体,总是接触到一些关于国外的报道,有的是因为灾荒,当地人民身处险境,有的是战乱国家,当地居民流离失所;还有些非洲国家人民,即遭受新冠疫情同时,还遭受着其他疾病的困扰。当我们的孩子们接触到这些新闻事件时候,作为家长,我们该如何引导孩子的同理心?


想象一下,你正从托儿所或学校接你的孩子。你询问你的孩子她的一天过得怎么样,也许你们还会谈谈当天剩余时间的计划安排。突然,你在收音机里听到新闻访问,是另一个社会群体的人受到了伤害。他们可能是移民、难民或乌克兰战争的受害者。“妈妈?他们在说什么?”坐在车后座的孩子问道。你会怎么回答?


你希望孩子同情受害者吗?你想要孩子知道到这些事情,还是希望孩子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你的内心可能会很矛盾,既想让孩子有同理心,又不想让孩子因为这些复杂的事情而感到不安。无论如何,你的反应可能会影响孩子对这些事件的看法和对受害者的感受。


同理心,指的是能够从别人的视角看问题,并且能够对别人的感觉感同身受的能力(Batson,2009),是群体背景下人际之间的核心情绪。例如,研究表明,高度的同理心能促使终生敌人之间的和解(Hasson et al.,2019)。然而,尽管有其积极的作用,但人们往往对来自外族的人不那么同情(Cikara&Van Bavel,2014)。


根据最近的研究表明,对来自外族人的同理心减少,并不是一种自发和自动的反应,而是取决于我们想要感觉到自己有多少同理心。这意味着我们有一个内在的标记,即我们想要感受到多少同理心,我们就能根据自己设定的这个同理心标准,让自己的同理心多一点或者少一点(Porat et al.,2016)。


我们让自己的情绪体验水平上下浮动的这个过程,就叫做情绪调节。有趣的是,父母不仅调节自己的情绪,还调节孩子的情绪(Gross & Thompson,2007)。父母这样做是为了让他们的孩子感觉更好,或体验父母认为在社会上可取的情绪。唤起同理心也不例外。例如,许多父母鼓励他们的孩子从另一个孩子的角度出发,包括那些被他伤害或被排除在游戏外的人。但是,当受伤的人是外族成员时,父母会怎么做呢?


在最近发表的一系列对以色列问题的研究表明,我们测试了母亲对当孩子面对外族成员受伤的事件时,产生的感受和反应。我们发现,在各种政治意识形态中,母亲们在希望孩子对他人产生同理心方面并没有太大差异。然而,与那些认为自己是右翼分子的母亲相比,左翼母亲希望自己的孩子对阿拉伯人有更多的同情心,这表明政治意识形态偏向于对外族成员的同情。我们还发现,母亲的动机预测了儿童经历的同理心的差异。与右翼母亲的孩子相比,左翼母亲的孩子报告说,他们也对阿拉伯人有更多的同情心。


下一步是探索母亲如何让孩子对外族成员产生更多(或更少)的同理心。我们以模仿现实生活情况的方式进行测试,我们对141个家庭进行了一项观察性研究。在阅读了一篇关于一名受伤的老年外族成员的文章后,母亲们被要求与孩子谈论这一事件。母亲们没有被引导说一些特别的话,只是就这个问题进行正常的对话。


我们发现,母亲希望孩子感到同情的程度可以预测她们在互动过程中如何与孩子交谈。无论母亲持有哪种政治意识形态,我们确定了母亲们会使用的两种策略:直接策略与间接策略。


看来,那些希望孩子有同理心的母亲会采用直接的策略。比如,积极引导孩子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谈论情况有多不幸,以口头和非口头的方式表达悲伤。例如,其中一位母亲问她的孩子一系列问题,引导孩子从另一位母亲的角度出发:“你认为在她这个年纪离开家会很容易吗?...对于一个老妇人来说,很难让她搬出她唯一住过的房子......如果它发生在我们身上呢?你会有什么感觉?


那些不希望孩子对外族产生同理心的母亲也使用了直接的策略,例如在同情外族成员时,强调同情的界限在哪里。通过这种方式,母亲可以促进孩子的除了对某些人以外的同理心。例如,另一位母亲对孩子说:“这真的是一个不愉快的情况,就像她的房子着火了......你看不到她(在文章中),所以我无法真正认同她。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关注点全在这个女人有多穷......”


母亲们使用的另一种策略是间接策略。这包括试图增加或减少孩子的同理心,但根本不谈论同理心或情绪。间接增加孩子对外族的同理心可以通过谈论相关问题:如果这不是他人的过错,你会怎么做?或谈论你的孩子和其他人的共同点。


例如,其中一位母亲将文章中的故事与家庭中的事件联系起来,并强调事情与家庭成员所经历的相似。间接减少同理心是告诉孩子受害者应该为发生的事情负责。就像母亲告诉她的孩子一样,“你知道,她真的应该为此而负责。


进一步的分析表明,直接策略比间接策略更能影响孩子对外族成员的亲社会意图。研究表明,想让孩子富有同理心的父母应该用一种情感语言与孩子交谈,积极引导孩子如何体验同理心——间接暗示当然也可以,但效果对比直接策略要差得多。


回到开头在汽车的对话那里


作为父母,你有能力教育孩子,让孩子练习对待那些与他们不同的人更有同理心的方法。与您的孩子交谈,增加对其他社会群体的人的同理心;表达你的悲伤,引导你的孩子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谈论什么是同理心,与来自不同背景的人建立联系,并携手前行。为了我们的儿童和他们将要成长的世界,我们对此负有责任。


(注:本文有对原文进行增删)

原作者:Eran Halperin, Ph.D., 

翻译、改编:静

编辑:翠

审核:唐诗

来源:Psychology Today《How to Teach Children to Feel Empathy Towards Outg》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欢迎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推荐咨询师更多+

孟宪璋 - 伊理雅通总督导师

湘雅医学院博士
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注册督导师、治疗师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理科主任医师
广东心理学会精神分析专委会主任委员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精神分析专委会常委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评估专委会委员
广东省医学会精神科分会委员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创立人、总督导师
孟宪璋心理诊所创立人

唐迎婵 - 伊理雅通首席咨询师

暨南大学临床心理学硕士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精神分析专委会委员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委员
广东省心理学会精神分析专委会秘书长
广东省儿科学及青少年健康管理专委会委员
中欧精神分析联盟基本精神分析概念研讨项目临床讨论教师

  • 拨打电话
    在线预约

  • 专人一对一沟通

  • 选择适合的咨询师

  • 预约咨询时间

  • 面对面咨询
    获得咨询帮助

  • 付咨询费
    约定后续咨询时间

广州伊理雅通健康咨询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0-85611467或18138720115
微信客服:gzylyt2002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潭村路348号马赛国际商务中心1701室

版权所有 © 广州伊理雅通健康咨询有限公司粤ICP备14091630号      技术支持:爱搜客

微信客服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